×

中国 农民 互联网 帮助 如何

互联网+如何帮助中国农民种一朵花

jnlyseo998998 jnlyseo998998 发表于2023-05-01 10:23:02 浏览117 评论0

抢沙发发表评论

电子商务,已然是国家经济发展和民众生产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4月27日,商务部电子商务和信息化司发布《中国电子商务报告(2022)》。报告显示,2022年,全国电子商务交易额达43.83万亿元,同比增长3.5%。其中全国网上零售额达13.79万亿元,同比增长4.0%;农村网络零售额达2.17万亿元,同比增长3.6%。

报告显示,电子商务服务业营收规模达6.79万亿元,同比增长6.1%。电子商务从业人数达6937.18万人,同比增长3.1%。商务部电子商务和信息化司司长骞芳莉表示,“以上数据充分表明,2022年,电子商务作为促消费、保民生、稳出口的重要力量,在激发经济活力、促进灵活就业、提振发展信心等方面作出了积极贡献。”

电子商务带来的影响不止于此。数据之外,很多硕果结在田间地头。日前,观察者网在走访山东农村时发现,电子商务正在当地带来一场横贯生产、销售和就业的变革浪潮,它不仅为当地农产品打开了销路,增加了村民的收入,还带来了一些思想方面的改变:例如突破信息孤单和思想茧房,用前端消费者的数据,反哺鲜花等产品的生产。

如今,乡土中国并不“土”,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互联网赋能实体行业,其实很多时候并不需要特别高大上的“黑科技”。有时候,只需要农产品生产者,从用户为中心来思考问题、调整产品——也就是狭义上的产品思维——就可以带来巨大的变化——而中国互联网企业多年来积累的技术和平台能力,恰好又可以为此提供支撑。

“产品思维”下乡,中国农村现代化的一个缩影

菏泽市位于山东省西南部,古称曹州,地处鲁苏豫皖四省交界地区。4月28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23年一季度菏泽GDP增速位居全省第二位,顺利实现“开门红”。值得一提的是,菏泽土地肥沃,又有温带季风性大陆性气候“加持”,适宜多种农作物栽培。

近年来,鲜花养殖业在当地逐渐兴起。来自菏泽乡间的鲜花,正通过互联网平台,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全国市场上去。这成为当地一种新兴的产业模式,为当地村民增收提供了更为丰富的渠道。在当地的“百艺芍药”工坊里,观察者网了解到,很多村民以前没有什么收入,只能种地为生,现在则可以将田地提供给养殖企业,并在其中就业。

“在工坊里一天70-80块的收入,一年下来怎么也得有2万多块钱。”有人对观察者网如是说。

展开全文

这背后是农业多元化发展带来的增益。

菏泽百艺牡丹园艺有限公司总经理郝海雷对观察者网表示,菏泽是传统上的农业大市,以前主要种植小麦和玉米。以小麦为例,以前一亩地的收入大概在1000-2000多元左右,现在引入了鲜花养殖,并通过盒马等渠道出售鲜切花产品。虽然投入成本比较高,但是现在收益实现了翻番。“每亩每年的收益在3-5万元人民币左右”。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鲜花电商市场规模为896.9亿元,预计2022年达1086.8亿元。上海连锁经营研究所所长顾国建认为,在消费升级的大环境下,消费者会更注重精神层面的需求,鲜花将成为超市继生鲜食品之后又一个能够被消费者高度认可的品类。

工坊里的操作工人

“不要用种植户的角度来种植花”,在郝海雷看来,电子商务很多时候带来的不仅是渠道的变化,还有思维的转变。郝海雷解释道,比如欧洲玫瑰,白帽等产品,在种植户的传统观念中,花太小,观感一般,可能不好卖。但数据显示,终端客户却非常喜欢它们,觉得它们小清新,有特色。”

用户喜欢带来的是种植端的变化,中国农民们开始用“产品思维”来思考问题。

在以前,可能这是农民甚至郝海雷自己都不敢想的——一个市场调研,就把大家难住了。

“我们是种植企业,那种高科技的东西成本太高了,”郝海雷对观察者网表示,市场调研的费用很大,作为生产者他们很难负担,数据分析对他们来说也有门槛。好在现在通过和盒马的合作,他们可以借用这个互联网平台成熟的科技能力——盒马提供前台的数据和分析,他们再通过反馈的数据来改进生产。

市场驱动下的中国农村,正在发生变化

有了销路,就有了销量。就业和设备迭代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传统的鲜切花生产环境中,基本是工人来操作的,这会导致鲜花产品存在约3%的损耗。相关负责人对观察者网表示,损耗浪费主要集中在堆放等环节:操作工人没有工位、乱踩乱放,鲜切花分级不规范……都会不同程度的导致鲜花质量下降,导致被经销商退回。如今一些机器生产线被引入,生产更规范,损耗率明显降低。

在工坊里观察者网留意到,中国农村里的鲜切花已经由机器展开了冲洗。在和操作工人的交流过程中观察者网注意到,这不仅没有让很多鲜花工人失业,相反设备的更迭带来的是产品质量和销量的提升,反而带来了更多的就业岗位。围绕生产线,很多工人在自己的工位上井井有条地工作,工坊里几十名工人配合有序。

带来如此明显的改善,但这样一台设备的投入早已被销量带来的红利抵消。“一台机器的成本大概是10万元左右,不需要一年就能收回,这个投入是非常值得的。”工坊负责人对观察者网表示,设备生产线的引入,可以提高效率,也可以改善管理水平——对乡间工坊的形象,也是一个提振。

鲜切花清洗

这种“生产力解放”背后的因素是多样的,这少不了互联网企业、当地政府等力量的参与和支持。

盒马花园采购负责人吕玲林(履言)对观察者网表示,例如在帮助鲜花种植户分析“什么产品最受喜欢”的问题上,该平台就引入了其大数据、AI能力、智能分析等数字化能力,为种植户提供直观且实用的帮助。“希望能够把用户的声音传递到田间,能够传递到源头基地里去,能够让越来越多的基地了解到今天真正的用户需求是什么。”

“这个也是现在目前来看,在整个鲜花行业甚至在农产品行业里,或者说不同层次都会有一些欠缺的地方。”吕玲林表示,盒马希望能够作好中间的桥梁,让双方的联系更紧密一点,也希望通过鲜花,让消费者的生活越来越美好。

菏泽市鲁西新区党工委专职副书记练建军介绍,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当地鲜切花产业发展非常快。“这两年我们鲁西新区我们自己能做鲜切花的土地接近4000万亩。”练建军称,这个产业飞速发展,为当地经济发展趟出了一条非常好的路子。

中国互联网进入下半场,可以为中国农村做些什么?

党的二十大报告指出,要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坚持城乡融合发展,畅通城乡要素流动。加快建设农业强国,扎实推动乡村产业、人才、文化、生态、组织振兴。报告还指出,要构建优质高效的服务业新体系,推动现代服务业同先进制造业、现代农业深度融合。

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在为农村、农业和农民带来巨大变化。

以鲜花为例。鲜花属于生鲜品类中的“艺术品”,对温控、品质、成熟度等有极高的要求,在生鲜领域积累沉淀了几年的供应链能力和经验,复制到鲜花这个领域。签订直采基地、建鲜花大仓,打通“产地仓-销地仓-门店-盒区房”的全链路,让用户买得到、买得值——这同时也能为当地农户带来收益——农户不用摸瞎种植,而是按照盒马的标准供应高品质鲜花。

这样的案例在中国俯仰皆是:去年底,拼多多在全国20多个省份发起暖冬行动,累计收购农产品近3000万斤,助力农户增收;腾讯此前与农业农村部联合启动“耕耘者振兴计划”,面向乡村治理骨干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带头人开展免费培训,计划在2022年至2024年,线上培训100万人、线下培训10万人……

这些行动,或许给其他中国互联网企业提供了启发。

在中国互联网的高速发展阶段,互联网企业讲究“中台能力”。中台就是企业级能力复用平台,经由标准化组件、模块和工具的集合,对外通过API接口提供“能力共享”服务。当中国互联网从消费互联网开始转向产业互联网,这种中台思维,或许同样可以复用到数实融合等新的领域中来。

在助力乡村振兴等领域中,互联网企业其实可以积极扮演一个“中台”角色,将自己所掌握的数字化能力,直接提供给产业链上游的农民和村镇企业使用。例如,在很多调整周期较长的农产品种植、养殖领域,生产者跟消费者是没有直接联系的,他们只能通过经验,或者经销商的数据来推测用户的喜好,存在时间上的某种滞后性。

这个时候,互联网企业其实就可以扮演一个服务者的角色,让这些乡村的企业、农民和工人,直接套用平台的能力——这既降低了农村生产活动数字化转型的门槛,同时又避免了生产端由于信息不对称、信息封闭带来的冗余和浪费——中国农村并不需要在数字化上面“重复造轮子”。或许,这是一个有利于双赢,或者多赢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