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浙 大黄鱼 天价 卖出 沿海

江浙沿海大黄鱼每斤20多,为何有些却能卖出,每斤1.5万的天价?

jnlyseo998998 jnlyseo998998 发表于2023-04-06 17:13:03 浏览139 评论0

抢沙发发表评论

1月14日,一条“渔民捕获4900斤野生黄鱼卖了957万”的新闻不胫而走,这就相当于每斤1953元。大黄鱼明明是江浙沿海很常见的家常菜,二三十块钱一斤,为何加上“野生”二字,就被卖到了上千元?其实80年代的时候,野生大黄鱼只要4毛5分钱,到了90年代就要100元一斤,到现在价钱就堪比黄金了。其实这背后的故事非常有内涵,首先我们要来了解一下大黄鱼。

大黄鱼其实不黄

如果你去市场买一条大黄鱼,老板给你的可能是一条大白鱼,大鱼黄不黄实际和野生和家养没什么关系。大黄鱼自身会分泌一种金黄色的色素,这种颜色类似金条的颜色,因此上海人原来直接把金条叫做大黄鱼。可这种色素稳定性很差,只要有紫外线照射它就会褪色,所以到了晚上,我们才能看见金色的大黄鱼。白天,无论野生还是养殖,它们都是一样的白色。为了大黄鱼能有更好的成色,能卖个好价钱。越来越多的养殖户选择在晚上捕捞,然后将大黄鱼放入冰水中进行冷冻处理,这样会使色素定型,大黄鱼就会一直保持金黄的状态。

有些商家也将这种大黄鱼当做野生大黄鱼,能卖出几十倍的高价。其实早在八百年前,沿海的居民就已经掌握了这种让黄鱼变黄的方法,《吴郡志》中说道“以有冰故,遂贩至江东金陵以西”,就是用冰将鱼冷冻,再去南京卖,卖相会非常好。

展开全文

大黄鱼还会狮吼功

大黄鱼的狮吼功其实是用来抵御天敌的。它的鱼鳔非常的特别,像鼓一样,鱼鳔旁边还有两块鼓槌一样的肌肉,肌肉撞击鱼鳔,黄鱼就会发出呱呱呱的声音。上万只鱼聚集在一起,同时发出呱呱呱的声音,就会形成排山倒海之势。大西洋的石首鱼可在水下发出200分贝的声音,相当火箭的发射。200分贝的狮吼功,即便是鲨鱼、虎鲸也都不敢靠近。

因此,古人也将其叫做黄瓜(呱)鱼。古人将大黄鱼解剖后,发现在他们的脑子里有两颗石头,就误以为是这两颗石头在撞击喉咙发出声音,因此古代官方把这种会叫的黄鱼统称为石首鱼,一直到今天,各种黄鱼都被叫做石首鱼科。

敲击法到底是什么原理呢?

这要追溯到1956年,两艘福建船来到浙江温州的苍南县捕鱼,两只船前后夹击,但又没带渔网。以往的捕鱼程序是,船上的听鱼师先来判断鱼群,然后用渔网进行捕捞。

然而福建船别具一格,听鱼师确定好鱼的位置后,工作人员却拿出了几根又长又粗的竹竿,伸到水里开始敲打,同时两艘渔船也开始放网,然后鱼群竟然自己全部浮上来了。那些没有浮上来的鱼,在慌忙地逃窜,然而它们逃跑的地方也早被设下陷阱,另一只船会将它们一网打尽,它们管着这叫做敲鼓法。温州人看这种方法捕鱼率这么高,也争先学了起来。第二年就有100多艘温州船北上敲诈,这种方法甚至还还传到了江苏和山东。

渔民正使用敲击法捕鱼

敲击法主要是向鱼类发出危险信号,使他们本能地进入假死状态,这也叫做强制控制。比如把鲨鱼翻过来,肚皮朝上,它就会进入强直状态,或者把猫咪的后脖颈抓住、给鸡看直线......都能让他们进入强直状态。大黄鱼听到人类敲竹竿发生的震动,就跟孙悟空听了紧箍咒一样,浑身难受,直至浮上水面。

为什么我们吃的家常大黄鱼只要几十块,而富豪们吃的野生大黄鱼就要十几万呢?

1960年这种捕鱼方法传遍大江南北,直接让大黄鱼的产量翻了几十番,产量高达每年10万吨。国家也认识到敲诈法显然是入不敷出的,是赶尽杀绝的捕鱼法,必须禁止。但为时已晚,大黄鱼鱼群已经受到严重损伤。

最致命的是1974年春天,浙江省2000对机帆船前往舟山渔场进行捕捞,这里可是大黄鱼的主要越冬场所,而在越冬场所进行捕捞显然是将大黄鱼逼上绝路。不出所料,2000多艘捕获16.8万吨大黄鱼。这一战绩还引来各地渔民进行大肆捕捞。那年春天,人类对大黄鱼的捕捞量超过了25万吨,甚至导致许多鱼因长时间放置处理不及时而腐烂,只能当肥料使用。接着大黄鱼的产量开始断崖式下跌,野生大黄鱼也从几毛钱一斤的家常菜变成越来越珍贵的奢侈品。如今野生大黄鱼的数量少得可怜,已被列为濒危物种行列,比国宝还要高两个等级。

舟山渔场

听鱼、敲谎这都不是灭绝大黄鱼的真正原因,最致命的是人性的贪婪和一张张拖网、围网、号称死亡之墙的流刺网。这种事情在世界各地都有发生,比如金枪鱼、鳗鱼都是现代工业化捕鱼的牺牲品。也正因为犯过错误,人类才能铭记教训,做出改变。1985年我国就开展了拯救大黄鱼的计划,直到2000年,大黄鱼的人工养殖才算是彻底完成。如今我们餐桌上吃的大黄鱼大多都是人工繁殖的,并且每年都会把大量的人工繁殖的大黄鱼在野化训练后重新放回海里,但这个物种的恢复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无论如何,在野生大黄鱼产卵前捕捞它们,并不是一个明智的做法,也不应被媒体做过多的正面宣传和报道。

我们仍可以期待,期待在子孙后代的某一个时刻,东海上还能出现金色的波浪,它们伴随着重金属的音乐,再次回到我们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