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席领族 毛主 杭州 1955

1955年,毛主席领族兄坐飞机,说:十哥,你使劲看,下面就是杭州

jnlyseo998998 jnlyseo998998 发表于2022-06-29 17:00:07 浏览160 评论0

抢沙发发表评论

老覃在去年四月写过《毛主席最感激的表兄,曾到北京酗酒被撵,至死都认为表弟忘恩负义》一文,讲的是毛主席与表兄文运昌相亲相爱的故事。

毛主席早年是在外婆家长大的,他和外婆以及众舅父、舅母,众表兄妹,感情非常深厚。

众多表兄弟中,毛主席最感激的是大表兄文运昌。

为什么这么说呢?

老覃在另一篇题为《知识改变命运,主席曾感慨是这本书改变了他的命运,这是本啥书呢》文章中提到:毛主席少年时能读到的很多书籍,都是大表兄文运昌提供的。其中,毛主席最念念不忘的,就是大表兄文运昌提供了郑观应的《盛世危言》和梁启超编写的《新民丛报》。

老覃在另一篇题为《他比毛主席大九岁,力助毛主席上学,去世时,毛主席写:九哥千古》一文中还提到,毛主席能走出闭塞的韶山冲到东山学堂去读书,他的大表兄文运昌和姨表兄王季范功不可没。

另外,老覃在《毛主席在建国后想回外婆家一趟,遭表兄否决,问知原因,陷入沉默》这篇文章中也提到:1925年,毛主席回韶山发动组织农民运动,遭到了反动军阀的追捕。是大表兄文运昌假冒成他,掩护他脱离了险境。但大表兄文运昌因此遭受了牢狱之灾。

文运昌的父亲文玉钦,也就是毛主席的八舅父,因为这个缘故被捕,最终含恨去世。

所以说,文运昌一家对毛主席恩重如山。

新中国成立后,文运昌居功自傲,在湖南湘乡倚老卖老。

1954年4月,他还给毛主席的秘书田家英开了一张14人的名单,要求田家英照顾安排工作、职务。

毛主席知道了这件事,写信对这位大表兄进行了教育,同时在4月29日致信湘乡县石城乡政府,要求“不要因为文家是我的亲戚,觉得不好放手管理。”

毛主席平时工作繁忙,信件都会写得比较短,字数不多,一针见血。

但这封给石城乡政府的信,却破例写了四百余字。

信中提到了一个人——文炳璋。

文炳璋是毛主席另一个表兄文南松的儿子。

关于文南松,老覃在题为《只因喝不到酒,儿时伙伴写信向主席诉苦,主席的回信让他无比舒畅》一文中说了,他在1951年2月病故了。

文炳璋出生于1919年,1949年6月,湖南解放前夕,他参加了党的地下武装,收编后参加了解放军,后来在广州中南军区防空司令部通讯连服役。

1954年初,文炳璋从部队转业回到地方,担任了石城乡武装部部长。

文炳璋就任后不久,他发现一部分文家人标榜自己是“皇亲国戚”,喜欢讲大话、摆架子。

文炳璋大为忧惧,他认为,如果文家人不摆正自己的位置,端正自己的心态,势必走到人民的对立面去。

为此,他给毛主席写了一封长信,谈了自己的担心。

毛主席因此给石城乡政府写的信里表扬了他,并将他的信一并转给了石城乡政府。

不用说,毛主席对文炳璋是非常喜欢的。

1955年五一劳动节那天,他写信邀请文炳璋和韶山冲的毛泽嵘、毛仙梅一同到北京作客。

毛泽嵘是毛主席的堂弟。

老覃以前在《毛泽嵘多次想见毛主席受阻,其实,他是毛主席病重时一直牵挂的人》中说过,从血缘上论,在毛主席的众多堂兄弟中,他和毛主席是最亲的。

毛泽嵘之前分别在1953、1954年到北京与“主席三哥”见过面了,1955年这次,是他第三次进京。

毛仙梅是毛主席的族兄, 他的二哥毛新梅是毛主席早年在韶山搞农民运动时的得力助手,和钟志申、李耿侯、庞叔侃等人一同加入中国共产党,是韶山党支部最早的五名党员之一,也是“韶山五杰”中最早牺牲的一个。

毛仙梅跟随二哥参加了农民协会,不过,大革命失败后,二哥牺牲了,他外出逃亡,四处流浪,脱离了组织。

毛主席对这位族兄一直都很敬重,借这次机会,也邀请他到北京一聚。

毛泽嵘这次进京,带了养子毛绘华一同前来。

毛绘华刚从部队转业,想找好一点的工作,毛泽嵘带他同来,是让毛主席帮忙想办法的。

对于五弟毛泽嵘的要求,毛主席很为难。他说:“我这个主席是要为大多数人谋求福利的,不能只为一家一姓谋利益,你们作为我的亲属,希望能理解!”

毛主席重亲情,邀请五弟进京,本来是叙亲情的,一看他每次来都会提要求,就委婉地告诉他“你年纪大了,出门在外不太方便,今后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就不要来京了”。

文炳璋的表现,也让毛主席感到不满意。

毛主席在吃饭的时候,询问起农村生产和农民生活等情况。文炳璋报喜不报忧,夸大了农民的生活水平,说“农村比较富裕,农民有饭吃”。

实际上,当时农村粮食十分紧张,毛主席对这些情况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一听文炳璋给他弄“官样文章”,就非常不高兴了。

毛仙梅无欲无求,保持有纯朴的农民本色。

他身穿补丁青衣,腰系旧围裙,手握一杆旱烟袋,不怎么爱说话。

说的都是大实话。

比如,他讲粮、油、副食品紧缺,讲去年秋天国家统一收购粮食后,农民的口粮每天只有1斤,韶山有差不多半数人没有饭吃。

他还讲了杨林蒋梯奎烈士的胞弟蒋浩然遭到不公正对待,被划为地主成份、生活困难。

毛仙梅在他们家排行第十,毛主席握着他的手,说:“十哥,你肯讲真话,很好,国家现在有困难,问题一定会解决的。蒋浩然的事,我也会着手调查的。”

毛仙梅只在北京住了两天,就吵着要回去了,说是放心不下田里的活。

毛主席热情挽留,才又住了下来。

但到了六月初,毛仙梅无论如何也不肯再住了。他对毛主席道:“在这里吃了睡,睡了吃,就像个废人,还是回家干活实在。”

毛主席笑着对他说:“‘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呵,看来,仙梅十哥是真想家了哟!”

毛仙梅说:“你这个地方,热闹是热闹,就是听不到猪叫鸡叫,心里闷得慌。”

毛主席点点头说:“理解理解,但你还是再住两天吧。过两天,我要到南方去看看,可以带你们坐坐飞机。”

说到这里,毛主席又问:“你知道中国风景最好的地方是哪儿吗?”

毛仙梅问:“哪里?”

“杭州。我去南方要路过杭州,到时让你们在空中好好看看杭州。”

毛仙梅没坐过飞机,也没去过杭州,听毛主席这么说,乐得直翘胡子,说:“我活这么大年纪,也没见过什么世面,太好了,过两天跟你一起乘飞机去杭州。”

6月8日这一天,毛主席带领毛仙梅、文炳璋、毛泽嵘及毛泽嵘的养子毛绘华等人乘坐的专机离开北京去杭州。

在飞机上,毛主席眉飞色舞地对毛仙梅说:“等到了杭州,你就瞪大眼睛用劲观赏杭州的风景!”

飞机飞到杭州上空,毛主席指着下面,对毛仙梅说:“十哥,杭州到了,下面是西湖、钱塘江、六和塔,你使劲看吧。”

毛仙梅趴住玻璃窗上,心花怒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