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终究 故事 一个 戴珊讲终究 戴珊讲 一个故事

淘菜菜,终究是戴珊讲的一个故事!

jnlyseo998998 jnlyseo998998 发表于2023-08-02 19:48:05 浏览219 评论0

抢沙发发表评论

调皮的话:

前段时间,独立之后的淘宝天猫集团大调整,其中之一是把淘菜菜和淘鲜达合并到猫超里面,外界解读为阿里退出社区团购。

我其实一直很奇怪,阿里要钱有钱,要人有人,怎么就没打好社区团购这一仗?淘菜菜从盒马集市更名而来,如今又更名为淘宝买菜,要说阿里会退出社区团购,应该不至于,淘宝买菜算是阿里本地零售或者即时零售的一颗棋子,只要淘宝进入本地零售的决心不灭,这个队伍应该会保留下来。

问题是,合并后的淘宝买菜到底要怎么走?是否吸取了淘菜菜的教训?今天这篇文章的作者,据说曾在淘菜菜工作过,深耕社区团购,分析鞭辟入里,值得深思,分享给大家,读后你会陷入沉思……阿里在线下的队伍,真实一言难尽……

01

变动

随着阿里业务调整,淘菜菜也迎来转变,据悉淘菜菜与淘鲜达一同并入猫超,惊石挂帅,向猫超老大一曼汇报,李博回戴珊身边,后面会有更大职位等着他。

浮在表面,只是单纯人事变动,但暗地里环环相扣。

第一,淘菜菜没想收缩,挂在一曼麾下,而不是陈文或李博,后面两者铁定一刀砍,能省则省,而并入猫超后,会有更高战略视野,淘菜菜不能止于当前。

第二,淘菜菜并入猫超,打近场零售,还是对标美团,把猫超的即时零售和近场零售补齐,提高猫超续航能力,淘菜菜手上还是有三四五线下沉流量,阿里真的无愧是流量黑洞。

第三,不同此前淘菜菜换帅,李博去留不是问题,依旧在核心管理层,后面还是能委以大任。

好消息是,淘菜菜有救了,不会继续走下坡,坏消息是,淘菜菜单量早已萎靡不振,像珠三角这种单量大省,早已跌到谷底,在夏天淡季跌了超30%,要爬出来并非容易,不过淘菜菜链条上的供应商、服务商还是松口大气。

展开全文

02

整合

回头看下淘菜菜历次换帅,每次都卡在转折点上,李博之前,淘菜菜争二抢一,要斗美团打多多,李博之后保三争二,最后失去战略时机,步步紧缩,畏手畏脚,后面再难大干一场。

而这次并入猫超,同样是关键转折点,一是萎靡不振的单量,急需强心剂;二是猫超整合,定位转变;三是士气需提振,转换心境。

单量萎缩,归因不再外部,而在于内部动荡不安。外部是其次,美团、多多买菜与淘菜菜的差距隔着几百条黄浦江,淘菜菜本来也没想过去追对方,自顾自玩是一向宗旨,单量也不怎么掉,而内部动荡不安,才是决定因素。

几轮裁员,人人自危,个个朝不保夕,随后组织架构调整,心生迷茫,最后尘埃落定,大舒一口气,接下来淘菜菜找准定位,应该能再冲一波。

难就难在定位上,阿里家大业大,底下业务多的是,很多业务在定位调整中逐渐失去自我,最后沉沦难翻身,家业太大了,抱大腿也是有难度。

对淘菜菜而言,目前保住了业务,能活下去,问题不大,大的问题在于,日后能否在天猫体系立足脚跟,不被边缘化,这才是一个大问题。

对于猫超而言,要的是淘菜菜近场零售属性,用生鲜和团购链条来低成本获客,对淘菜菜而言,天猫更多是品牌背书,抱大腿用的,猫超体系里的淘菜菜就像高射炮打蚊子,淘菜菜本身是有潜力做下沉市场的“天猫”,而不仅仅是附庸,只能说太可惜了。

面对经济下行,品牌溢价,微乎其微,品牌毫无价值,低价博弈才是王道,而低价博弈的厮杀,也把所谓的大品牌摁倒在地,特别下沉市场,性价比才是核心,而电商次日达唯有社区团购能打,所以猫超在下沉市场远不如淘菜菜,若单纯吸血这业务可有可无,如果淘菜菜能有自身造血能力,这结局会全然不同。

问题是,淘菜菜到底败在了哪儿?在社区零售这个赛道,到底要怎么做?如果认识不清,再改十次名也不行。

03

拍脑袋

成都,曾诞生过滴滴橙心,也是最早团购混战初始之地,自滴滴橙心撤出后,数淘菜菜中心仓辉煌,面积过万,6个篮球场大,国家级标准的恒温库,-18度冷藏温度,投资上亿,有模有样,让人惊叹不已,可惜的是,没有单量,如今彻彻底底沦为形象工程,这种面子工程,阿里没少干。

拍脑袋,讲故事,不落地,这是阿里当前三板斧。

拍脑袋,没想清业务,匆匆下场,极端控损,匆匆离场,意志不坚,比如阿里匆匆下场,又有干儿子又有亲儿子,最惨的是团购业务多次改名,从盒马集市到淘菜菜再到淘宝买菜,业务不行靠改名改命,再不行凑个媒体发布会,笼络下人心,表面功夫做足,业务彻底摆烂。

比如进场时犹犹豫豫,眼看美团、拼多多杀入,才下定决心,跟随二者,立场上更偏防守,恐慌导致决策,注定了业务不能长久,相比之下,美团和拼多多则想的透彻,几乎孤注一掷,二者也都以业务为导向,所谓以业务为导向就是花最少的钱办最多的事,把钱用在刀刃上。

多多同学,对供应商狠,对自己也狠,连个清洁人员也不请,当年长沙开仓,选了雨花区万纬物流园,立体式仓库,有好几层,随后觉得贵了,搬到开福,几万平仓库干到80w日单量,成本低、周转率高,而我们的淘菜菜同学,压根没想把业务当做生意,一上来就搞高标准仓,然后开始太公分猪肉,把网格仓,中心仓外包给几个大商,大商又抽油水,导致了整个成本上涨,团购本身低毛利生意,一波下来,淘菜菜亏得不忍直视。

眼看亏损止不住,淘菜菜没有从业务角度解决问题,而是改名开发布会,部门重新组建,然后李博上任,从财务侧解决问题,这就是典型的骑驴找马,阿里又在拍脑袋。

财务做老大,简直是史诗级别的灾难,第一财务只盯控损,不懂业务,擅长一刀切,打不过就跑,还没打就自废功力;第二饮鸩止渴,城市砍了,亏损少了,规模少了,采购成本高了,ue更难打平,搞来搞去,都去割供应商韭菜,再不行就把成本摊到淘宝去,用财务手段把这个数据磨平。

财务出身,心思太多、太重,无法专一,插手业务,死路一条,但技术手段多,能向上管理,对老板和投资人都能负责,财务做老大,业务九死一生,而阿里面对淘菜菜这样尴尬场景,解决之道就是把名字一改,淘宝买菜诞生,高层以为把名字改了,业务就能做好。

04

江湖大哥

从拍脑袋,改名字,更多是看到了阿里整个组织管理和文化的缺陷。

问题一,组织成本过高,业务成本偏高。干淘菜菜是什么样的人,是一批老零售通的高管,他们年薪动则千万,而社区团购卖菜而已,是一个低毛利、规模效应极强的生意,淘菜菜一开始就被插上供给的水管,供养中年互联网大叔,这个成本是注定降不下来。

对比之下,多多买菜核心运营人员在金虹桥,一人身兼多职,而地区中心仓则以管培生社招人员为主,再加上省区自治,地方工资按地方情况来定夺,最夸张的是现在多多买菜省总都是95后,敢打敢拼要钱少。

而美团是开水团,随时开源节流,淘菜菜这个模式一开始就背上了中年大叔的房贷子女压力,想想就喘不上气了。

问题二,执行力弱,老零售通、老阿里、中年大叔,这几个关键词汇总一起,执行力能不弱吗?老阿里人在体系内深扎多年,利益关系盘根复杂,在杭州总部和老板搞社交还是去一线下乡,是在办公室享受空调还是去中心仓招罪,答案清晰明了,顾虑太多,享受太久,执行力弱很正常,关键是又不给年轻人上位机会,死死守着自己一亩三分地,等着光荣退休,而多多买菜已完全被95后接管,这个年纪刚好是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所以淘菜菜执行力弱到认为改名可以逆天改命。

问题三,偶像包袱过重,老阿里人的思维停留在20年前,做了这么久的江湖大哥,思维早已固化,看不起后起之秀,接触不了新观念,比如多多买菜这么多打法,硬是一招学不了,比如夏季酒饮多多买菜用现金直采,比如PC加工仓搭建,把供应商加工能力后置到中心仓里,借助供应商把pc加工产能拉起,之后去做基地直采降低成本,多多同学玩法之多,完全不按套路出牌,淘菜菜硬是一个都学不会,思维完全固化,殊不知一山还有一山高,要知道连美团都在学多多买菜了。

问题四,喜欢讲故事,阿里内部,利益关系盘根复杂,想要做事就要获得上面认可,上面要认可就要写个很好PPT讲个很好故事,这就导致了每个组织、每个业务、每个负责人、都在很认真写PPT ,为了获得上面支持,中层经常避重就轻,比如多多买菜、美团做的好的不去分析,而去分析自身,从30分里找100分的满足感,下沉做不好就讲品质,品质做不好就讲基础设施搭建,花在向上管理的时间超过了执行与落地。

问题五,过重的偶像包袱,内部的认资排辈,向上管理讲故事,最后导致了领导层认知的空缺,一叶障目,不接地气,放不下身段成为了目前阿里最大问题,从戴珊到李博、再到高层皆是如此,阿里需要大换血。

这一系列问题,导致了阿里淘菜菜整个业务无法做到极致运转,上层要听故事,所以战略决策既要又要还要,无法集中力量做到极致,人员冗杂,僧多粥少,利益没有绑在一起,无法极致和纯粹。

拍脑袋的防守策略,不是以业务为导向,过高的组织成本,以及内部的向上管理,形成了过去独特的淘菜菜文化,文化不改,何以翻身?

回到文章开头,关于淘菜菜这个项目,阿里上层和戴珊应该这样看待,考多少分不重要,我们制定的标准是全行业最高的,我们价值观是最好,我们对客户也是最好,再不行,就停一下,换个组织,换个口号,换个名字,再冲冲,方向是没问题的,业务也是没问题的。

谁有问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