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携程 悲伤 故事携程 故事 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

携程: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

jnlyseo998998 jnlyseo998998 发表于2023-08-02 11:45:02 浏览88 评论0

抢沙发发表评论

研究携程之后,我们的观点是“盛名在外其实难副”,一个很清晰的塌陷链条展示在眼前:

低频次的OTA(在线旅行社)面对其它维度的超强替代;

没有第二增长曲线,只能舍本逐末去薅上下游羊毛。

打开频次高的整合打开频次低的,每天都要吃饭,外卖打开频次最高,其次是比较日常的O2O(电影、理发,spa保健),再就是OTA旅游这种最低频次的O2O。

因为此前在国内的并购是“连根拔起”式,买下整个OTA赛道:不管是寻求协同,还是解决点对点竞争,亦或平息创新的旅游搜索引擎。

我们来回顾一下,携程OTA领域的王者地位确立的过程收购(或参股)了哪些公司:

从租车服务(一嗨)到网约车(易到);

从签证服务(同程)到度假产品(途风、途牛);

展开全文

一家企业要想超越时代的红利获得永续经营,就必须要有第二增长曲线。

查尔斯·汉迪(Charles Handy)的经典著作《第二曲线:跨越“S型曲线”的二次增长》说,企业若能在第一曲线到底巅峰之前,找到二次腾飞的第二曲线,并且第二曲线在第一曲线达到顶点前开始增长,那么企业永续增长的愿望就能实现。

Google的基本盘是搜索,后来有了安卓系统,无人驾驶,AI;

阿里的基本盘是淘宝,后来又有了支付宝、阿里云。

携程的第二增长曲线呢?到现在还没有看到。

只能看到,董事长梁建章非常关心携程的天花板。人的增速变慢了,收入也会长期下降。

没有第二曲线,携程怎么来维持增长?

竭泽而渔换来了什么结果呢?反正并没有换来高速增长。

企业之所以长期存在,是因为能解决某些问题而提高社会效率,与此相左者必不能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