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现 上海 尸体 男子 简单

21年上海男子帮人看房,睡两周后在床底发现尸体,调查发现不简单

jnlyseo998998 jnlyseo998998 发表于2023-05-01 05:05:02 浏览137 评论0

抢沙发发表评论

2021年,发生了一件两地警方抢一个嫌疑人的稀奇事儿。

湖南警方接到一女子的报案,该名嫌疑人偷走了自己的金项链。

上海警方则激动地表示,这名嫌疑人牵涉到一起性质恶劣的“床底藏尸案”,已经被警方苦苦追查了许久。

这可真就奇了怪了,到底是什么样的嫌疑人,竟然会同时牵扯进两地两件毫无关系的案件中呢?

听起来令人不寒而栗的“床底藏尸案”,又是怎么回事儿?

这一切还都要从一对“苦逼的看房兄弟”说起。

床底藏尸案

2021年3月,上海男子小潘和小朱受邀暂住朋友家,帮忙看房。

两人刚进门就闻到了一股很重的怪臭味,这个怪臭味充斥着整个房子。

朋友解释说,家里有一只拉布拉多犬,因为他要照顾自己三岁的女儿,所以不经常照料它,久而久之,家里的卫生便不太好,所以屋里一直都有股怪臭味。

小潘和小朱不是讲究的人,他们的这位朋友经常请他们吃饭,他们不好说什么,房间有点味也没什么,能住就行。

朋友早已经为两人收拾好了卧室,交代了两人喂狗的一些事项,就匆匆的带女儿出门旅游了。

就这样两人在房间内住了下来,一开始还会被房间的怪臭味熏得难受,时间久了,两人便也习惯了。

展开全文

两周后的一天,小潘的烟瘾犯了,自己剩下的半盒烟很快被吸完,然后他便来找同住的小朱借烟。

小朱最了解他这个朋友了,要是自己把烟借给他,不用半天小潘就能抽完。

为了让小潘少抽点烟,小朱便和小潘打赌,今天他要是能找到烟盒,那烟就借给他抽,如果找不到,那此事就作罢。

为了能吸上烟,小潘便在整个房间内翻找,他在客厅找了一圈没有找到,便去了两人的卧室,结果也一无所获。

小潘这时就纳闷了,他连屋子内的犄角旮旯都找过了,怎么没有发现烟盒。

突然小潘想到,

自己还遗漏了一个房间。

那个房间内就放了一张床,其他什么都没有,两个人也都不住在那,所以也就没去过。

小潘进到那间房间,看到了那张床,他来到床边想翻找出烟盒。

等他靠近那张床时便闻到了一股奇怪的臭味,但是整个屋子内都弥漫着这种类似的怪臭味,小潘也没有怀疑。

床上没找到,他就想看看床底有没有,当他俯身下去,结果被床底下的东西吓得一身哆嗦。

“啊啊啊啊——下面有只手!”

小潘吓得不由自主的吼叫起来。

在客厅的小朱闻讯赶来,发现小潘神情惊恐的瘫坐在地上,手指着床底。

顺着小潘手指的方向,小朱看到床底下竟露出了一只腐烂已久的人手。

两人都吓得不轻,他们知道这床底下很可能就藏着一具尸体,两人镇定一些后赶紧报了案。

警方接到报案后赶来,刚进屋就闻到了一股很重的臭味,然后几名警员把床板抬了起来,这股臭味随着床板的掀起越发的浓臭,在床底下靠墙的位置一具尸体正静静地躺在那里。

经过鉴定死者是名男性,年龄50左右,死于机械性窒息,身上并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证件。

而且这名死者的死亡时间已经超过了30天!

死者身份?凶手又是谁?

由于死者的身份不明,警方便先从这两名报案男子入手。

负责这起案件的警官是陶跃华,他严肃地问:“你们跟死者认识吗?你们说自己在这住了一段时间了,为什么死者死了30多天了,你们现在才发现?”

面对警官的询问,这两名男子止不住的冤枉:“我们只是帮朋友看房的,这具尸体我们完全不知道啊,谁能想到这房间里会有尸体,早知道这样,我们就不来了。”

经过两人的叙述警方了解到,这房子的主人叫唐姚德,是一个离异带着3岁女儿的单身男士。

正是因为他的提前说明,所以小朱和小潘两人才下意识地将尸体的腐臭味误认为了狗的味道,最终无知无觉地住了两周都没有发现尸体的存在。

听完他们的供述,警方认为两人身上的嫌疑不大,反而房主唐姚德非常可疑。

不过,在小潘和小朱看来,唐姚德根本不像是凶恶的杀人凶手。他为人热情,出手阔绰,不仅经常请朋友吃饭,还是个非常疼爱女儿的慈父。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是杀人犯呢?

然而几天后出现的一名男子,却给出了与小朱和小潘截然不同的说法。

男子名叫小徐,是来讨债的。

他告诉陶警官:

“唐姚德表面上看起来热情大方,实际上他可不是什么光鲜亮丽的好人。”

小徐继续说:“唐姚德经常欠钱不还,而且很会耍心眼,欠我的6万多块钱到现在还没还。”

向唐姚德讨债很不容易,他堵了唐姚德好几次,最后唐姚德才押给他一张银行卡和一张身份证,说是会把钱打到这张银行卡里,结果连个毛都没有。

小徐说着便把那张银行卡和身份证掏了出来。

陶警官在看到那张身份证时突然警觉,身份证上的人叫余某,五十多岁,

值得注意的是,身份证上的照片和那名男尸的容貌高度相似。

果不其然,最终经过技术检测证实,死者正是这张身份证的主人余某。

死者身份确认后陶警官赶紧对余某进行调查。

调查发现,余某之前一直都住在闵行,出事前不久才来到奉贤,临时住进了一家小旅馆内。

死者余某生前过得很是凄惨。

幸福的一家三口最终竟只留余某一人孤零零地活在世上。

一开始还会与自己的老丈人褚老伯有所交集,后来就连老丈人的家里都不去了。

以至于后来余某死亡一个多月,也没有人怀疑。

那这个余某到底是被谁杀的,为什么会被人藏在床底下呢?

余某曾住的那家旅店的老板最后道出了真相。

旅店老板对警方说这个余某特别奇怪,因为他是突然消失的。

余某确实一开始是住在这家旅馆,可是突然有一天没有任何的招呼,余某便不见了,他既没有办理退房手续,也没有各种招呼,就这样离奇失踪了。

直到三天后,一个自称余某朋友的人来办理的退房手续。

因为余某当时的突然消失让旅店老板有了疑心,老板便留了心眼,拍下了那人的照片。

在警方看到那张照片时发现:那个朋友不是别人,正是陶警官正在调查的唐姚德。

案件的真相已经呼之欲出,整个案件的来龙去脉也只有唐姚德能够解释清楚。

然而这个犯罪嫌疑人在哪呢,他就是我们开头所说,在湖南偷了女朋友金项链的那位嫌疑人。

最后经过湖南警方的协助,犯罪嫌疑人唐姚德在湖南落网,落网的那一天唐姚德非常的淡定,仿佛对此早有预料。

案件背后的真相

落网后的唐姚德交代了事情经过。

2020年唐姚德的女儿甜甜(化名)在举办生日宴时,唐姚德便请来了自己很多的亲朋好友为自己的女儿庆生,而其中就有一位关键人物参与其中。

那个关键人物就是死者的老丈人褚老伯。

褚老伯与惹人爱的甜甜一见如故,当即表示要认甜甜为干女儿。

甚至还拿出了自己在上海的一套房子作为认亲礼。

可别小看褚老伯的这一套房子,这套房子是在上海,房产价值达200万。

自己的女儿认个亲就能天降价值200万的房产,这对犯罪嫌疑人唐姚德来说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处。

唐姚德此人一直奢靡成性,花钱无度,而且还喜欢请朋友喝酒吃饭,他自己赚的钱早就被他花的一干二净,还在外面欠了很多债。

于是唐姚德爽快的答应了认亲的请求。

褚老伯说到做到,这边唐姚德一同意,褚老伯转头就把房产过户手续给办了。

但此时却有一个棘手的麻烦事出现了。

可是如今褚老伯一时激动,直接把房子过户给了唐姚德,那自己的女婿余某岂不是无家可归了?

于是,褚老伯便和唐姚德商量好,要对女婿余某做些适当的赔偿。

而余某也是个善良的老实人,他表示只要给自己50万,能让自己去个小城市,有一个住的地方就行。

余某的条件也并不过分,唐姚德便答应了,余某也没有纠缠,双方最后口头协议后,余某就立马收拾东西搬了出去。

在余某搬出去后,唐姚德则是立刻就把房子转卖了,换来了200多万,然而余某的赔偿款50万却一直都没着落。

余某等得有些焦急,经常催促唐姚德还这笔钱,因为这50万对他很重要,当时的余某连一个正式住的地方都没有,就等着这50万安身立命呢。

令余某没有想到的是,50万的赔偿款没等到,反而等来了唐姚德的残忍杀害。

唐姚德回忆说:“要是他别催那么急就好了。”

即使余某不催那么急,恐怕他也等不到这50万的安身钱。

唐姚德在拿到这200万的房产费后,便开始大肆挥霍,出入高档酒馆饭店和奢侈品专柜,他的钱早已经被自己挥霍完了。

200万的数目对于普通人确实不少,但是对于奢靡成性的唐姚德来说也只是解了一时的“奢侈瘾”而已。

在一时的挥霍后,唐姚德还不想舍弃这纸醉金迷的奢侈生活,当时的他抓耳挠腮想着怎么再弄一大笔钱,再挥霍一把。

然而正当唐姚德烦躁时,余某又来上门讨债了。

余某是个老实人,而且没有什么朋友,这些唐姚德都看在眼里。

于是唐姚德脑海里酝酿出了一个十分大胆的计划。

他假借还债的名义,邀请余某到家里来,然后趁着余某不注意用绳子勒死了他,并把尸体藏在了床底下。

杀人藏尸后,为了躲避法律的惩罚,唐姚德带着女儿去了湖南。

两周以后,床底藏尸案被揭露,逃窜在湖南的唐姚德最终被警方抓获。

等待着他的,将是法律最严厉的惩罚。

反思

可恨的是,痛失妻女的死者本就孤苦无依,最后也只是想要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却因为唐姚德的一己私利而丧失了生命。

可悲的是,唐姚德女儿甜甜原本可以幸福的成长,却因父亲的自私自利,从此便要背着“杀人犯女儿”的标签长大。

而这些都要归咎于奢靡成性的唐姚德。

人们应该自食其力,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适度享受生活,不要贪图一时享乐。

要知道一旦迷恋上奢靡生活、不劳而获,便永远都回不了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