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爱 年轻人 如此 为何 漫画

啵乐漫画官网,为何年轻人如此热爱!

jnlyseo998998 jnlyseo998998 发表于2023-04-23 23:42:03 浏览113 评论0

抢沙发发表评论

rukou===)

现代日本漫画已成为全球流行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日本漫画的起源却可以追溯到一个较古早的时期。

rukou===)

大约在公元1200年前后,一位不知名的幽默艺术家绘制了一幅绘卷,描绘了兔子和猴子一同在河中洗澡,青蛙与兔子扭打在一起等内容。绘卷中的动物有着如同人类一般的姿态。后来这样内容的绘卷被称为“鸟兽戏画”,并被认为是日本漫画最早的源头之一。大约绘制于16世纪末期的绘卷《猴子的故事》描绘了一系列形态各异的猴子,它们或严肃,或戏谑,但无论如何它们的姿态仍如同人类一般。并且在这幅画中出现了画中人物的对话,这也被认为在一定程度上启发了后来现代漫画中人物之间进行对话时所使用的对话气泡系统。在对比过大量的鸟兽戏画后,专家们发现这些绘卷与后来的现代日本漫画有很多的共同点,例如:以强烈的视觉体验主导画面,拥有很多有趣的细节,以及文本可视化等。这些相同点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鸟兽戏画与后世现代日本漫画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展开全文

到18世纪晚期,日本开始出现由插画与文字相结合的插画文章和小说,结合不同的文字内容,这些插画也展现出了不同的风格,有时评、也有讽刺。当时的这些插画已具有后世漫画的部分风格,并且与社会的结合相当密切。这些小说、文章的阅读群体多为新兴富裕阶层以及具有一定文化基础的人群。这样早期的漫画甚至会表现政治内容。

在过去的两个世纪中,“漫画”这个词曾被用来定义各种各样风格的绘画。1814年,葛饰北斋出版了一系列画册,并用“漫画”这个词为画册命名,如今这批画册被称为“北斋漫画”。这批画册集合了各类素描图,但这些图并没有讲述一个具体的故事。不过我们却应该记住,正是葛饰北斋将“漫画”这个词带入大众的视野,当然他的“漫画”与今天流行的漫画仍有很大的区别。

到了近代,日本在“黑船事件”后被迫敞开国门面向国际市场。1858年,一个新的租界与港口设立在了横滨。同时,日本的第一份报纸也在此处创刊。画师查尔斯·威格曼(Charles Wirgman)于1862至1887年间在这份报纸上连载了名为《Japan Punch》的漫画。漫画以卡通的风格描绘了居住在横滨的西方人与当地日本商人打交道时发生的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这部漫画对当时日本主流的画家与作家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使这类人群也开始将关注的目光投向了日本近代化的进程,甚至他们中一部分人也开始在定期出版的刊物上进行连载,创作讽刺日本政治的作品。

1902年日本插画家、时评家北泽乐天创立了漫画刊物《时事漫画》作为《时事新报》(创办者福泽谕吉)的增刊予以发行。他绘制时事漫画的灵感源自美国报纸上所连载的讽刺漫画。

现代意义的日本漫画,大约在20世纪20年代才第一次出现,并连载于一系列有着国际背景的漫画杂志与报纸之上。漫画家冈本一平在这个时代中为日本引进了大量的美国卡通画,如乔治·麦克马努斯的《教教爸爸》(Bring up Father)和布德·费舍尔(Bud Fisher)的《马特与杰夫》。与此同时,他还创办了漫画教育机构,培养拥有自己风格的本土漫画家。

在谈及赤本漫画与手冢治虫之前,有必要先简要提及二战后日本的漫画出版状况。日本战后的漫画有单行本与杂志两种出版途径,漫画与连环画两种形式并存。此处所指的漫画,并非传统的讽刺漫画,而是具有叙事性的故事漫画。战后日本漫画的商业性更强,比起“讽刺”更注重“有趣”。20世纪40年代后期,《儿童漫画报》(千草书房)《儿童漫画》(川津书店)《少年》(光文社)以及由酒井七马主编的《Hello漫画》(大阪育英出版社)相继出版,刊登的漫画多沿袭战前的旧形式,以连环画为主。由于战后物资紧缺,印刷用纸受到管制,分配给儿童杂志的用纸便更少了,因此这些杂志最多也就四五十页的篇幅,难以满足儿童的胃口。赤本漫画便在这样的出版环境下诞生。

1945年,东京率先出版赤本漫画。其实,“赤本”这一形式始于江户时期的“赤本小说”,多是指封面艳丽、流行于民间的通俗小说。赤本漫画便是沿用这种形式。更准确地概括,赤本漫画是指由临时组建的出版社,以游击式出版的形式,利用粗劣的纸张所发行的质量较低的漫画单行本。比起同时期的儿童杂志,赤本漫画的封面用色艳丽,更具吸引力;而内容也更充实有趣,相比杂志的连载形式,赤本漫画则是描述一个完整的故事。赤本漫画以冒险、侦探和魔怪题材为主,具有新、旧两种风格。

而正是在这一时期,一位后来对日本漫画有着举足轻重影响的人物开始崭露头角,他便是手冢治虫。有一种观点认为,在日本,漫画之所以盛行是因为“日本有个手冢治虫,而其他国家却没有。如果没有手冢治虫,很难想象战后日本漫画会得以风行”。

1928年11月3日,手冢生于日本大阪府丰能郡丰中町,本名手冢治;由于自小喜爱昆虫,当他进入漫画行业后,便取了“手冢治虫”为自己的笔名。手冢早期所绘制的漫画与二战前的大部分漫画风格区别不大,以传统四格漫画为主,直至1947年手冢开始创作根据作家酒井七马的原作改编的赤本漫画《新宝岛》。

在《新宝岛》里,手冢在绘制漫画的过程中引入了电影分镜的构图方式以及蒙太奇手法,并且首次通过在画面上绘制拟声词,灵活表现了各种状态下发出的不同声音。这些对于漫画的革新,使日本漫画对于故事的表现力大幅提升,奠定了当代日本卡通漫画的表现形式。著名漫画家岛本和彦漫画《漫画狂战记》中甚至戏言道:“一切日本漫画都是抄袭自手冢治虫。”

除此之外,手冢还几乎涉猎当代漫画的所有题材:剧画、科幻、推理、少年漫画、儿童漫画、鬼怪漫画、传记漫画、搞笑漫画、成人漫画,甚至少女漫画等等,为类型漫画的确立奠定了基础。与此同时,手冢的作品多数都是兼备哲理性和娱乐性的名作,而他宣扬反战和自由,也让人们对漫画的认识从“小孩子看的连环画”提升到跟电影和文学同档次的“艺术作品”。

手冢不仅在漫画业界被视为“开山鼻祖”,同时还奠定了当今日本动画产业模式的基础。1960年,他的漫画作品《西游记》由东映改编成长篇动画电影,开创了日式漫画改编动画的先河。在《西游记》动画的制作过程中,手冢积累了大量动画制作方面的知识和经验,次年他离开东映组建了自己的公司“虫制作公司”,开始尝试制作符合自己理念的动画。

在20世纪50至60年代,动画的形式基本仍局限于在大银幕上播放的长篇动画电影,直到手冢治虫成立了自己的动画制作公司。通过早先与东映的合作,手冢明白资金有限的他在长篇动画电影领域是无法与其抗衡的。眼光独到的手冢便将重点放到了电视动画这个全新的领域。彼时正值电视机在日本大规模普及的时代,随着电视开始进入每一个普通家庭,为家中小朋友提供动画便成为一个新兴的市场需求。只是在这个阶段,制作动画的成本仍然很高,电视动画面临着一个难以收回成本的问题。正是手冢创造了一系列的动画制作方式,使得电视动画的制作成本得以压缩,最终使得电视动画能够在电视台进行播出。部分由手冢创造的动画制作方式后来逐渐成为动画制作的范式,从而塑造了日本电视动画业界。

手冢治虫也启蒙和培养了后来的一代代漫画大师。他在东京丰岛区所住“常盘庄”公寓被日本人称为“漫画的圣地”。除手冢治虫居住在这里以外,这里还曾经居住过一大批在后世被称为大师的漫画家,如藤子不二雄(藤子不二雄A和藤子·F·不二雄两位合作时共用的笔名,他们的主要作品有《哆啦A梦》和《小鬼Q太郎》等)、石森章太郎(主要作品有《假面骑士系列》和《排球女将》等)、赤冢不二夫(主要作品有《阿松》和《天才傻瓜》等)等不下十几位,这些人几乎全是因为能够向手冢请教才搬到此地居住的。

如果没有手冢治虫,日本的动漫产业也许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他确实配得上“日本动漫之父”的称号。

漫画期刊是日本漫画出版的主体,目前较有影响的漫画期刊大约有四十几种,周刊有13种,半月刊(双周刊)有10种,月刊有20余种。其中仅期刊名称中带有少年两字的刊物就超过10种之多,再加上其他读者目标人群为少年的期刊,此类漫画期刊几乎占据了整个日本主流漫画期刊的半壁江山。其中最为著名的便是有着少年漫画“御三家”之称的《周刊少年Jump》(週刊少年ジャンプ)《周刊少年Sunday》(週刊少年サンデー)和《周刊少年Magazine》(週刊少年マガジン),如今大部分在世界范围内有影响力的日本漫画皆出于这三本杂志,如《灌篮高手》(Slam Dunk)《航海王》(One Piece)《名侦探柯南》(名探偵コナン)《犬夜叉》《妖精的尾巴》(Fairy Tail)等。

少年漫画能有如此巨大的发行量,背后的原因在于少年漫画的读者人群其实并不限于年龄十来岁的人群,很多成年人也是少年漫画的忠实读者。《周刊少年Jump》的前主编后藤广喜在1991年曾说过这样一番话:“我们的杂志给人们展示了这样的信念:只要你努力工作,你就能有所成就。这正是我们的故事想要告诉人们的,这样的哲理既吸引儿童又吸引成人。”这正如“少年”一词的意思温和,其含义不仅指“男孩”——由“少”和“年”两个字组成,它还意味着“纯洁的心灵”。

如果说对于日本的读者,少年漫画还只是一种占据了漫画业界半壁江山的漫画种类,对于海外的日本漫画读者来说,少年漫画则曾经一度成为日本漫画的代名词。这一点得归功于一个人和他的一部作品,这个人名叫鸟山明,而他这部作品便是《龙珠》。

1984年11月,鸟山明正式于《周刊少年Jump》杂志上开始连载漫画《龙珠》。1995年第25期的《周刊少年Jump》上,连载了十一年、总计519话的日本第一漫画《龙珠》正式完结。《龙珠》创造了诸多难以逾越的纪录。单行本方面,《龙珠》前后共计42卷,后又有完全版34卷,全球正版单行本总销量截止2018年突破3亿5000万册,仅次于《航海王》的4亿4000万册(但《航海王》单行本截止于2019年3月已发行92卷)。根据《龙珠》改编的动画、游戏、电影,以及据之衍生的周边商品不计其数。当年《龙珠》风头最盛时,飞越四大洋、热销五大洲,漫画读者群中有超过80%的人首选《龙珠》为头号支持作品,以至于漫画市场上流传着日漫只有“龙珠”和“其他漫画”的说法。

《龙珠》是第一部真正拥有世界级声望的日本漫画。《龙珠》前期的剧情由于大量的创意来自于以《西游记》为代表的东方古典文化,蕴含着东方读者喜欢的内容,有友情、亲情,有温馨、欢乐,受到了东方世界读者的青睐。而中后期剧情,血脉偾张、生死胜败、战退攻守、泪与汗缭绕、情与恨纠葛,火力全开的战斗模式,契合了美式漫画的表达风格,让欧美的读者更容易接受并疯狂喜爱,因而造就了《龙珠》在国际上具有任何一部日本漫画都不能与之比肩的影响力。

而正是《龙珠》在海外市场上的成功使得更多的日本漫画得以走出国门,以《航海王》《火影忍者》《我的英雄学院》等为代表的少年漫画继承了《龙珠》的“王道”精神,活跃在世界文化的舞台上。其中作为后《龙珠》时代最具里程碑意义的漫画《航海王》,更是让日本热血少年漫画“友情、努力、胜利”的精神影响及于全世界,最终让日本漫画得以成为世界范围内的流行文化。

“少女漫画”最早的目标人群为拥有少女情结的6至18岁的女孩子。当代的少女漫画通过多年以来的不断积累与发展,涵盖的读者群体已经相当广泛。目前的少女漫画可以泛指拥有少女情结,唯美主义、美型、恋爱或者女性向的漫画。

少女漫画诞生的标志是手冢治虫的《蓝宝石王子》(又被译作《缎带骑士》)。不过早期的少女漫画作者大部分为男性漫画家,他们所创作的少女漫画虽然读者目标人群为少女或者女性,但身为男性的创作者在创作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带有男性主义色彩。这个时期的少女漫画所倡导的是:对于一位已脱离童年而未进入成年的女孩来说,她应该全身心专注于培养自身的温文尔雅,专注于学习、谈情说爱、结婚与为母之道。而女性自身的诉求在这一时期由男性漫画家所主导的少女漫画作品中是难以展现的。

进入20世纪70年代后,这一情况开始有所改变。这一时期一批女性漫画家开始进行漫画创作,由于她们大多出生于昭和二十四年(1949年)前后,便被称为“花之二十四年组”。其中代表漫画家有竹宫惠子(代表作:《风与木之诗》)、萩尾望都(代表作:《波族传奇》)、美内铃惠(代表作:《玻璃假面》)、池田理代子(代表作:《凡尔赛玫瑰》)、大和和纪(代表作:改编漫画《源氏物语》)。

“花之二十四年组”的出现开始使得由男性作者所主导的少女漫画市场出现变革。这一代女漫画家大胆地打破了男性漫画家们所钟爱的绘画风格和一些创作时的框框条条。她们使用大胆的面部表情,并且进一步发展了漫画中运用抽象的符号进行情感表达这一技巧,特别是花朵的运用。在她们的作品中花朵不再是单纯的装饰元素。盛开的花朵具有了象征意义。虽然漫画中的人物自己看不见,但出现在她们周围的花朵却表明了故事中女主角的身份,反映出某个场景的气氛,或表达了某个角色的感情。除此之外,闪电代表震惊,火焰代表愤怒等时常出现在角色的头部附近,充分发挥表现主义的效果和纹理,也是这一时期女性漫画家常用的技巧之一。这些技巧的综合运用,仿佛女性漫画家们用摄影机拍下了角色的精神世界,使少女漫画成功地让读者对漫画内在的情感产生共鸣,就如同阅读少年漫画时,读者也沉浸在漫画的动作场面中一样。“花之二十四年组”的出现,将20世纪70年代初男性漫画家占主导地位的情况改变过来,并给后世代的女性漫画家提供一个良好的氛围,让她们能够自由创作。

在今天这个时代,女性漫画家们已经把少女漫画变成了出色的、表现力极强的媒体,并开拓了漫画市场,使之扩展到成年妇女、职业女性和家庭主妇;甚至凭借《美少女战士》等里程碑式作品,在国际市场上颠覆了日本漫画即《龙珠》式热血少年漫画的固有印象,全面向海外读者展现出了日本漫画丰富的创作角度与表现手法。这也为电视剧产业的创作提供了大量原始素材,近年来《流星花园》《交响情人梦》等出色的少女漫画被改编成电视剧,一度掀起了收视热潮。

伴随着女性漫画家集体的成长,部分女性漫画家也成功打入了少年和男性向漫画市场,以高桥留美子(代表作:《乱马1/2》《犬夜叉》)和荒川弘(代表作:《钢之炼金术师》)等为代表的女性漫画家在男性向漫画中同样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当然,并不是所有日本人都看漫画,但是在日本,漫画阅读人群的年龄跨度大和覆盖人群广泛也是不争的事实。造成这一现象的其中一个因素便是现在日本社会的中老年群体其实是伴随着日本现代漫画业成长壮大的一代人。他们大部分出生在20世纪40年代,漫画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在日本有这么一种说法:那个时代的学生左手拿着自由新闻杂志《朝日周刊》,右手拿着少年漫画周刊《少年杂志》。他们是“漫画一代”。也正是由于他们对漫画的兴趣和媒体的尊重,刺激了漫画的成长和改变。精明的出版商们自然不会因为这群人的慢慢变老而放弃这片市场。

甚至可以说,伴随这代人一同成长起来的漫画出版商们,因为这代人对漫画的诉求而催生出了针对不同年龄层次的漫画。如《钓鱼迷日记》《人生交叉点》等针对30岁人群市场的漫画,正是诞生于20世纪70年代末,这代看着手冢治虫作品长大的人年逾30以后。这类作品一方面反映了人生进入30岁以后,一种因上有老、下有小而压力巨大的焦虑状态,另一方面又在作品中树立一个成功典范式的主人公,希望能起到一种励志的作用。

另一巨大的读者群是成年女性,这是70年代初期的少女漫画经典作品中润育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她们在进入社会后所感受到的现实,使得那些更贴近现实、甚至是标志着女性意识觉醒的漫画成为她们的阅读选择。

甚至在最近,伴随着这代人逐渐老去,出现了所谓“银发”漫画,在这类漫画中读者可以看到对老年人充满敬意的描绘。

读者与漫画的关系可以持续终身,就好像同一个家庭里的成员,他们一同成长,一起慢慢变老。

日本漫画能有今天的规模和影响力,除了一位位才华横溢的漫画家,以天马行空般的想象力和扎实的绘画功底进行漫画创作之外,同样不能离开他们背后的漫画编辑们的发掘和引导。

一名称职的漫画编辑之于新人漫画家,好比伯乐之于千里马。从数以万计的来稿中发掘可造之材,不因现阶段作品的朴拙而忽视其潜在的才能,并为其提供展示的平台、成长的空间,是漫画编辑重要作用的体现。

日本光文社社长神吉晴夫就此曾这样阐释漫画编辑的职责:“拉着无名作者的手,与他们一起成长。”专业的漫画编辑从如何绘制漫画到怎样讲故事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他们运用自身的专业知识、长期审阅各类漫画所积累的经验,为新人漫画家们提供客观而合理的建议;并且通过自身在业界积累的人脉,让新人漫画家得到与已取得成功的前辈漫画家接触与学习的机会。对于新人漫画家来说,碰到合适的编辑对于自身的成长绝对是事半功倍。

而对于那些已经取得成功并正在连载或计划进行新的连载的漫画家们来说,编辑的作用仍然是不可替代的。

由于日本期刊漫画的连载工作强度巨大,漫画家们往往缺乏时间和精力对于大量的读者反馈进行汇总和梳理。这很容易导致漫画家陷入盲目的创作中。而漫画编辑就相当于读者市场与漫画家之间的沟通桥梁,他们可以通过近年相关的数据分析、业内经验以及从读者反馈中分析出的市场方向等方面,为漫画家后续创作提供合理的建议或方向性指导。

用漫画大师手冢治虫的话来说:“编辑的位置是处于我与读者之间,他们接近读者的想法,所以不可不听编辑的意见。”日本知名出版社角川书店的社长井上伸一郎也曾表示:“编辑起着读者代言人的作用,他们会一边与漫画家讨论,一边帮助漫画家创作作品。这就是日本漫画兴盛之源。”

如今的日本漫画已经是一个价值千亿日元的巨大产业,无数的作者、读者和其他从业人员在背后推动着整个行业的前行。它受到了日本各个年龄层次人群的欢迎,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拥趸也越来越多。近年来,漫画甚至已成为外国人对日本文化印象的一环,成为日本国家软实力的一部分。虽然,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展,日本纸质漫画出版业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冲击。但新兴行业给日本漫画业带来了挑战却也带来新的机遇,新的创作方式和连载方式的出现或许会给未来的漫画业带来更多可能。未来的漫画会怎样,无人能下定论,过往已去,未来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