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筑就 岭南 织造 中国 突破

岭南衣谋突破,中国“新织造”如何筑就?

jnlyseo998998 jnlyseo998998 发表于2023-03-11 15:46:02 浏览102 评论0

抢沙发发表评论

【开栏语】提振消费信心、助力扩大内需,高质量发展号角已经吹响。强品质、振消费,南方日报、南方+客户端开设“品质消费新动力”栏目,聚焦消费供给的提质升级,深入观察新产业、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如何助推实现品质消费。首期关注“两服”——服装产业和家电服务的升级,敬请垂注!

成长于广州番禺的希音,主攻海外市场,近段时间,其网站流量超过了Zara和H&M,成为服装产业创新的新现象。希音,传承的是岭南衣的闯劲。市场起步早、生产总量大、出口总额高、产业链条完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岭南衣一马当先,遍销全国,广东的纺织服装产业发展成为全国代表,而随着时代的变迁,这样的传统优势产业应该如何升级,也成了迫在眉睫的课题。

近日,广东省印发《关于进一步推动纺织服装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一揽子政策措施促进世界级先进纺织服装产业强省建设。作为全国纺织服装产业的代表,岭南衣再次当先开路,中国“新织造”如何筑就?

空间

打通上下游布局全新产业链

每年开春,位于广州海珠区凤阳街道的康鹭片区的“招工一条街”人声鼎沸,老板分成两排,手上举着衣服样板和招工启事高声呐喊。招工难、招工贵,这仅是广州纺织服装业发展遇瓶颈的一个缩影。

这里是广州最有名的制衣村之一,占地约1平方公里,却有制衣厂和仓储企业5200多家,聚集了超过30万制衣行业从业者。尽管数量多,但大多数属于中小型手工作坊,规模普遍不大,整体发展前景受到限制。

产业转型升级早已是箭在弦上。日前,广州和清远正合力探索并推动纺织服装产业梯度有序转移、产业集群共建等新模式。未来珠三角地区将保留产业链上的高端链条,粤东粤西粤北地区积极有序承接产业转移,广东纺织服装产业转型悄然提速。

在新一轮的城市更新中,广州提出中大布匹市场将转型升级成为专业市场创新发展的示范区。制衣厂和仓储等纺织服装下游产业,按照规划将向清远转移。

展开全文

纺织服装产业是广东战略性支柱产业集群之一,但《广东省发展现代轻工纺织战略性支柱产业集群行动计划(2021—2025年)》指出,广东现代轻工纺织产业的创新能力不强,企业规模偏小,空间布局同质化、碎片化,产业链耦合不紧密、协同发展能力弱,产业的结构布局待优化。

“产业升级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广州市社会科学院产业经济与企业管理研究所副研究员陈峰评价说。他分析,随着租金和人力成本的上升,广州康鹭一带服装小作坊的利润空间被大幅挤压,转移成了大势所趋。

根据《实施意见》,产业整体进行有序转移和特色化发展是未来两大主流趋势。未来,珠三角地区将保留产业链上的高端链条,供应链部分环节转移到粤东粤西粤北地区。但这并不意味着要将制造环节整体迁移。陈峰指出,按照目前情况,纺织服装制造仍需要与下游高端环节形成完整产业链。“这样的话,整个产业才有竞争力,能应对‘小单快返’的需求。”完整的产业链也更有利于对整体市场作出反馈,体现出产业集群的竞争力。

速度

小单快返的“希音村”模式值得借鉴

总部位于广州番禺的希音,是近年快速崛起的一个快时尚服装品牌,主攻海外市场,网站流量超过了Zara和H&M。希音产品从开发到生产仅需三周左右时间,这背后得益于其首创的“小单快反”的运营新模式。

传统服装业的经营模式是“以产定销”,有了订单以后再去组织生产和销售。希音借助番禺超强的供应链能力,每天可以上新多个款式。

据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统计,仅在番禺就有500多家企业专门给希音供货。这些“希音供应链”企业主要集中在番禺南村镇和大石镇,南村镇也被坊间称为“希音村”。

基于发达的供应链体系和完善的上下游供应链,希音奠定了行业独角兽地位。这些基础设施为希音进行供应链整合以及信息化、数字化的技术升级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广东是纺织服装产业大省,市场起步早,生产总量占到全国1/4,出口总额也在全国占比超过30%。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数据显示,有30多万家纺织类服装企业,规模以上5000多家。“品牌队伍体量、数量,是其他省无法比拟的。”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秘书长陈韶通感叹道。

从重点企业的空间布局看,广州、佛山、东莞、深圳都聚集了数量众多的头部品牌。省内产业集群、商贸批发集散能力极强。普宁内衣、大朗毛织、虎门女装、大涌牛仔、祖庙童装……内衣、童装、女装、牛仔装、羊毛衫等20余个服装产业集群,在广东都有相应的镇街对应,特色产业集群成链发展。省内还拥有中大、白马、红棉、沙河等多个大型商贸批发市场,商品流通快、集散能力强。

“纺织服装业是广东省优势传统产业,汇集了希音、都市丽人、UR、比音勒芬等企业。”陈峰也表达了类似观点。

广东省纺织服装业的最大特点是产业链完整,原料、设计、研发、品牌服务等一应俱全。因此,产业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快”。整个产业流程甚至可以在同城24小时完成,这样的效率在其他城市难以实现。以中小企业为主的市场生态,使其对市场有极快的响应优势,供应链也足够有弹性,无论大单还是小单,都能及时反馈。

同时,产业链健全也为企业扎根生长提供了沃土。“广东作为制造强省,纺织行业成熟的供应链布局为集团带来便利的生产、流通环节,上下游原材料供应基本控制在2个小时物流运输半径内。”都市丽人相关负责人透露。

面对日趋复杂的环境变化,稳定产业链、供应链对行业发展至关重要,广东精准施策,积极推动产业强链补链。《实施意见》提到,广东将着力推动非织造布、医用纺织品、交通与增强用纺织品、牛仔纺织服装产品、棉针织产品等细分领域的强链补链。

高度

汇聚文化设计能力向高端延伸

产业升级需要加速向价值链高端研发设计延伸。《实施意见》提出,在加强原创设计方面,广东将鼓励纺织服装企业与服装设计大师、工艺美术大师合作,综合运用形象设计、物质结构设计、材质组合设计等,打造一批“小而美”的“轻奢”服装,破解同质化。

创意设计能够加快产业链、价值链和供应链重构,提高产品与时尚潮流贴合度,为纺织服装产业转型升级和自主品牌发展提供强大助力。同时,创意设计也是推动纺织服装产业加快新旧动能转换的重要力量。

陈峰提到,“广东省服装产业升级一定是向时尚产业发展,那就是文化和创意,最重要的生产要素就是设计师。”

随着Z世代群体成为新一代消费者的“主力军”,消费者意愿与消费实力的逐渐增强,在推动本土服饰品牌的发展上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群年轻人在消费过程中更注重自我表达及兴趣偏好。陈峰观察到,与过去消费者“认品牌”不同,新生代消费者更青睐独立设计师的个性化品牌。

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数据显示,全省拥有大约46所服装院校,教学队伍庞大,开设了服装设计、服装管理、服装营销等专业,人才培养结构完善,为行业源源不断地输送专业人才,奠定了良好的人才基础。

除了自主培养,广东还吸引了一大批服装设计师,仅仅在广州,就拥有超过5万名服装设计师,数量位居全国第一。数字化赋能让设计师能够及时了解市场反馈,即便在订单不多的情况下也可以组织生产,而柔性供应链又进一步降低了定制成本。

不仅如此,省内多地还在大力培养和引进优秀设计人才集聚。行业要向自主创新品牌方向发展,必须以工艺为基础、以文化为支撑、以创意为依托,对传统产业资源进行整合、提升,实现以时尚为导向的行业体系重构。

可以预见,未来广东省纺织服装行业发展的大趋势是依托市场的传统优势,进一步促进纺织服装产业与时尚产业深度融合。除此之外,产业升级还需要有突出影响力的品牌引领。“广东的品牌整体都比较低调,相比浙江、福建,品牌力有待加强。这样才能符合广东服装大省、强省的定位。”陈韶通提到。

孵化出更强大的自主时尚品牌、提升品牌影响力,依然任重道远。《实施意见》指出,要培育一批纺织服装国际国内名牌,培育百亿名企名品,建设千亿名区名城。

■专家解读

广州市社会科学院产业经济与企业管理研究所副研究员陈峰:

转型升级的核心驱动力是产业数字化

广东日前印发的《关于进一步推动纺织服装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推动全省纺织服装产业集群走时尚化、高端化、品牌化、数智化、低碳化、国际化和总部经济集聚地、创意设计策源地、服贸会展新高地的“六化三地”高质量发展道路。

其中数字化、智能化成为业界关注焦点,数字化被视为行业重要动力。那么服装企业该如何进行数字化?数字化能给产业带来怎样的变革?为此,广州市社会科学院产业经济与企业管理研究所副研究员陈峰接受了南方日报记者专访。

服装产业数字化升级迫在眉睫

“可以说,对本土服装业来说,整体的数字化转型迫在眉睫”。陈峰表示,这背后有多方面的因素。

曾经何时,业界流传着“中国服装看广东,广东服装看广州,广州服装看白马”的说法。但随着抖音、快手、小红书等各种社交、视频自媒体等线上渠道的兴起,严重削弱了白马这样的服装批发市场的功能。

越来越多的企业、从业人员正在离开服装批发市场。“去年,我们调研团队走访广州各大服装批发市场发现,相比几年前,人流量下降明显”,陈峰表示,这其中有疫情的因素,但更重要的、趋势性的影响因素是网络经济兴起所导致的去中介化。

以广州某服装批发市场为例,以前是一铺难求,一间档口的转手费要几百万元,现在很多档口租不出去只好关门,还有一些档口承租人只要支付管理费就可以使用,相当于“零租金”。“以前五六楼是做品牌服装的,现在都关得差不多了”。批发市场的颓势,其实在疫情前就已经显现,疫情只是加快了这个进程。

与此同时,随着人口红利消失,服装的生产成本在逐渐上涨。“现如今越来越难在工厂看到年轻的面孔了。”陈峰感慨,服装业内招工难、用工成本高等问题日益突出。有业内人士表示,“近年来面料成本上涨、用工费用上涨、租金也以每年10%的幅度上涨,虽然我们的价格也能涨,但利润空间还是被压缩了。”

陈峰还谈到,市场变化带来的新消费海量个性化需求、服装设计人才发展等方面的问题都需要通过数字化来解决。

数字化给产业带来全链条变革

“从消费互联网到工业互联网,数字技术的应用正在颠覆整个行业的运行逻辑。”陈峰谈到,推动服装产业数字化,是对产业进行全方位、全角度、全链条的一个改造。

首先,数字化能大幅降低设计商业化门槛,为批量培育设计师品牌创造了条件。

智能设计软件、数字打板技术、大数据大幅提高了设计师的设计效率。线上销售容易将散落在世界各地的粉丝集合成一个相对大的订单,突破商业化最小量临界点。社群营销使设计师与粉丝之间的沟通与互动更加频繁、通畅、便捷,彼此之间更易产生黏性,大幅降低原创设计师品牌的培育成本。低成本试单、柔性生产、区块链溯源技术对设计版权的保护,大大降低了设计师群体创意变现的门槛,保护了设计师开展创造性劳动的权益。以上这些,为吸引设计师创新创业、大规模发展原创设计、大批量培育独立设计师品牌创造了条件。

其次,数字化让企业生产更加灵活、高效,定制能力更强。

人体大数据支撑了一人一码的高度个性化定制版型。设计、打版、放码、排料以及样板管理等均由数字化软件完成,与营销端的实时订单数据结合,快速生成生产指令统筹生产。数字化服装工艺系统能够通过计算机编制工序,提供多种不同的方案供选择,以达到最优的工序排列。服装吊挂生产系统通过吊挂传输把样片送到每个车缝工位,大幅减少辅助作业时间,提高单人生产效率和产值。同一条吊挂生产系统上可以进行不同款服装的共线加工,将多品种、小批量与少品种、大批量这两种加工模式统一起来,让生产更加灵活。数字化库存管理系统还能实时反映库存情况(包括供应链合作伙伴),支撑生产计划动态调整,既保证生产顺畅,又避免库存积压。总之,数字化让企业生产更加灵活、高效,定制能力更强。

第三,数字化大幅提升供应链响应速度、协同效应以及韧性。

传统供应链从端到端链条长、反应慢,信息传导慢且失真,链上任何一个环节(或企业)出现问题,其上下游相关环节(或企业)均会受到影响。而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技术等数字技术的运用,将原来的“链式”结构变为“蛛网式”结构,这种结构加上大数据、信息同步共享的加持,大大加强了商业伙伴之间的互联互通与互信,聚集了更多的关联企业和支持机构,构建起产业链上下游、跨行业、跨区域融合的数字化生态,极大地提升产业链的协同效率和抗风险能力,以集群协作的模式应对“小单快反”或“爆款快反”两种生产需求,带动产业质量、效率、安全的整体转型升级。

相关报道

《龙头强带动,家电“新售后”何为?丨品质消费新动力》

【记者】黄晓韵 李劼

【统筹】姚翀

【banner设计】陈乐

【制图】郜瞳

【作者】 黄晓韵;李劼

南方产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