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史大事 权威的 32

世界历史大事件(32)法律与权威的较量——水门事件的前前后后

jnlyseo998998 jnlyseo998998 发表于2022-06-29 04:20:05 浏览162 评论0

抢沙发发表评论

“一个人活得愈长,他就愈认识到一切都取决于机会。任何人哪怕只要回顾十年前的经历,他就会看到某些本身毫不重要的细小事件,实际上却左右了他的全部命运和前程。”这是英国前首相温斯顿·丘吉尔《胜利与悲剧》一书中的一段话。对于美国第37任总统尼克松来说,这段话无疑是对他的政治生命的最恰当注解。

1974年8月8日,尼克松总统在“我谨此辞去美国总统之职”的文件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这是他担任美国总统以来的第2027天。迫使一个已获连任的美国总统如此黯然地离开白宮的原因就是被称为一件“三流盗窃案”的水门事件。事情还要从两年前说起。

1972年6月18日,《迈阿密先驱报》第一版左侧刊登了一条题为“企图在民主党总部安装窃听器的迈阿密人在华盛顿被拘留”的小新闻。报道说,昨(6月17日)夜有5人在华盛顿的水门饭店被捕,民主党的全国委员会就设在该处。5人中有4人来自迈阿密,其中一人自称是中央情报局的职员,另3人是古巴人。他们随身携带照相机和电子侦察设备,在戴着橡胶手套安装窃听器时被发现。

正在佛罗里达一所海滨公寓度假的尼克松也看到了这条消息。此时,尼克松正在为竞选连任做准备,这样的消息对他来说实在不值一提。但是,其中有古巴人这一点却让他想到了一个可以利用的地方。因为他的民主党竞争对手麦戈文一直对古巴卡斯特罗政权表示友好,这时正可以利用美国人仇视古巴的心理来打击一下民主党。

然而造化弄人,让尼克松没有料到的是,一件普通的盗窃案却成为一连串阴谋、欺骗、调查和审判的起点,所有事情都不可逆转得越来越糟。

最先暴露的是被捕者的身份,新闻界很快得知,那个自称为中央情报局职员的麦科德是尼克松“争取总统连任委员会”的安全顾问,而其余4个古巴人则被认为是“争取总统连任委员会”的特工人员。于是,新闻界开始大炒特炒,形势变得对共和党不利起来。尼克松竞选连任委员会主席、原司法部长米切尔不得不出面向新闻界发表声明,声称在水门饭店被捕的5个人的行为与白宫无关,纯属个人行为。

但事情并未就此了结。6月20号,《华盛顿邮报》在头版头条以醒目的标题登出了这样一条消息:被捕的两个人随身带的通讯录中有霍华德·亨特的名字,亨特也是前中央情报局特工,两个月前一直在白宫工作,是查克·科尔森的顾问,科尔森正是尼克松的得力助手和顾问中的核心成员。如此这样的关系,使奥论的矛头开始指向白宫。

民主党自然不会放弃这个天赐良机,他们对尼克松的争取总统连任委员会侵犯隐私、违反人权为名提出了诉讼,并要求赔偿100万美元,后来又增加到640万美元。其实,民主党的这些要求只不过会让共和党经济上受点儿损失,在出庭作证时出点儿丑。但是,尼克松的反应和后来的行动却让事态进一步扩大了。

为了掩盖水门事件的真相,尼克松和亲信霍尔德曼等人商量,准备把责任推到古巴人身上。而水门事件的调查者已经把事情查到了争取总统竞选连任委员会财务顾问戈登·利迪的头上。尼克松不得不再次召集亲信商议,让利迪坦白和承担所有责任,以免祸及连任委员会主任米切尔,闹得白宫无法收拾。利迪同意后,尼克松又让手下编造了各种说法,敦促中央情报局干涉和限制联邦调查局的调查,甚至亲自召开记者招待会,宣布白宫的任何人员均与水门事件无关。本以为事情可以就此搪塞过去,不想节外生枝,米切尔的妻子被水门事件搅得精神失常,竟告诉记者,她有一本手册,详细记录了水门事件的一整套方案。于是,麻烦越整越大,牵扯出的白宫人员越来越多,级别也越来越高。尼克松别无选择,只能忍痛撤掉了米切尔的职务。1972年9月15日,在司法部长克兰丁斯特宣布的起诉书中,只有利迪和已被拘留的5个人被起诉,没有牵涉其他高层人物。水门事件就此告一段落。尼克松甚至在1973年1月如愿以偿地再次当选总统。

连任成功的尼克松志酬意满,一心以为已把水门事件抛在了身后。孰料受到其经济政策打击的民主党重翻旧案,给了他致命的一击。

就在尼克松就职的同一个月,参议院在民主党的要求下成立了总统竞选活动特别调查委员会,重新调查水门事件和1972年大选。这个由宪法学家欧文任主席的委员会又被称为欧文委员会或水门事件委员会。调查很快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其一,麦科德身上带的争取总统连任委员会的钱款证明他与委员会有关联;

其二,麦科德向法庭承认曾有人对他施加压力,让他保持沉默,并称白宫律师迪安和工作人员马格鲁德事先知道闯入水门的计划,该计划的执行是由米切尔批准的。

这条爆炸性新闻在《洛杉矶时报》一经刊出,立刻引起一片哗然。尼克松的防线开始崩溃了。他和霍尔德曼商量,试图抛出米切尔以逃脱有可能出现的对总统的调查。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迪安在审讯时承认,水门事件后不久,埃利希曼曾让他把亨特保险柜中的材料“隐藏起来”,并把亨特送到国外。他还控告霍尔德曼知道白宫把退还给竞选委员会的25万美元用来贿赂被告。埃利希曼和霍尔德曼是尼克松身边最亲近、最得力的助手,他们被卷人事件,预示着更大的风暴的来临。

果然,在埃利希曼和霍尔德曼接受尼克松劝告辞职之后,水门事件的调查越来越通近总统本人了。由于司法部长克兰丁斯特同时辞职,尼克松只好任命国防部长理查森转任司法部长,同时授予他任命一位特别检察官调查水门事件的全权。尼克松此举本是希望借此表示自己的公正和清白,同时暗地里也对理查森很有把握,认为他不会挑选反对自己的人。没想到理查森却偏偏不理这一套,反而在参议院的要求下,任命了一个狂热的民主党人、哈佛大学法学教授阿奇博尔德·考克斯为特别检察官。这对尼克松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

考克斯上任后,很快提出要调阅白宫的有关档案。同时运行的欧文委员会则要求白宫有关官员随时接受委员会的质询,有人甚至提出传唤总统到庭作证。就在这时,尼克松的副助理又向欧文委员会泄露了一个极有利的情报:自1971年3月以来,白宫一直装有能自动记录谈话的秘密录音系统,总统在办公室的所有谈话都有录音磁带备考。

特别检察官考克斯大喜过望,立即要求白宫交出有关磁带,甚至直接点名要1972年6月20日,即水门事件发生3天后,尼克松与霍尔德曼的谈话录音。这是整个水门事件中最关键的证据,因为它能直接证明总统是否在水门事件中有阻碍调查、隐瞒证据甚至欺骗的行为。绝望中的尼克松不得不运用总统权力,声称自己有权拒绝特别检察官的征调令,甚至命令司法部长理查森将考克斯免职。理查森却宁愿自己辞职而拒不执行命令,副部长威廉·拉克尔肖斯也因不同意接受尼克松的意

见而辞职,最终还是由第三副部长执行了尼克松的命令,解除了考克斯的职务。

消息一出,全国舆论沸腾,报界称之为“星期六夜晚大屠杀”,公众纷纷要求尼克松辞职或对他进行弹劾。

围绕着交不交出录音带的问题进行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诉讼,从联邦地方法院到最高法院,均以尼克松败诉为终结。迫于舆论和法律的压力,1973年10月23日,尼克松交出了一些无关紧要或事先经过处理的录音带,1974年4月底,又交出了1972年1月至1973年4月间的46次总统谈话的1300页文本。但是考克斯所要求的1972年6月30日谈话录音带的关键部分竟出现了18分钟空白,从而更进一步激起公愤。1974年7月24日,最高法院以8票对0票一致裁定,总统必须交出被传调的所有录音带。水门事件达到最高潮。

也就是在这一天,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在全国电视观众面前正式公开辩论弹劾总统问题,并在7月30日决定了弹劾的三项条款:一是掩饰水门事件真相并阻碍调查(21票对11票通过),二是滥用总统权力(28票对10票通过),三是蔑视国会(21票对17票通过)。

现在,摆在尼克松面前的只有两种选择:要么辞职,要么被弹劾。如果被弹劾,等待他的将是半年以上的审讯,并且有可能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被弹劾、被判犯有刑事罪的总统。经过反复的权衡利弊,尼克松最终决定辞职。继任总统福特宣布无条件赦免尼克松在任总统期间对美国“所犯下的或可能犯下的”一切罪行,而水门事件的其他被告都受到了审判。

1974年9月9日,尼克松在白宫东厅举行了最后告别仪式。许多人泪流满面,尼克松却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在向人们挥手告别时,他的脸上还有微微的笑意。

国务卿基辛格安慰即将离去的总统说,历史将比今人更加公正地评判你。而这位一生中经历了无数次失败、挫折,又无数次奋起的前总统回答说,这要看历史由谁来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