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受审 如何

如何看待乌克兰前总统波罗申科将被押上审判台?跪杀美国黑人的警察出庭受审为什么既不认罪也不为自己辩护

jnlyseo998998 jnlyseo998998 发表于2022-09-03 02:35:12 浏览235 评论0

抢沙发发表评论

本文目录

如何看待乌克兰前总统波罗申科将被押上审判台

前总统波罗申科接受基辅地方法院的审判,这对乌克兰民众而言,是大快人心或者扬眉吐气的一件事,泽连斯基总统上任两年半来总算是做了一件顺应民意的事——终于拿大寡头开刀了,最起码可以跟美国交个差!估计俄罗斯会在那儿偷着笑!

千万不要高兴的太早了!波罗申科在乌克兰可不是一般的人物,他可是有护身符的,他身上的三大显著标签是:①大寡头加大富豪。②前总统、欧洲团结党党魁,国会议员。③与美国的关系很不一般。可以说是在政界商界的关系盘根错节,拔出萝卜带出泥啊。虽然乌克兰基辅地方法院已经没收了波罗申科价值15亿美元的私人财产(包括私人公司、别墅和土地以及股票等等),但是波罗申科的许多资产都已经转移到了国外,比如媒体曝光的在西班牙海滨就有一套豪华别墅,在迪拜和土耳其还有分公司。也就是说,即便是把波罗申科乌在乌克兰国内的资产全部没收了,他在国外还有大量资产,能不能没收掉是个大大的问号!

现在有三个关键的问题有必要进行分析:

①波罗申科在一个月之前已经离开乌克兰,目前人在波兰,他究竟能不能在1月17日按时到基辅法院接受审判?如果他长期逗留在国外不回来怎么办

波罗申科可是拥有多国护照的(自我晒过),据说他的近亲属早已经转移到了迪拜。如果是这样的话,波罗申科可能就变成了亚努科维奇第二,乌克兰法院只能是隔空审判了。前总统亚努克维奇8年前逃往俄罗斯,乌克兰对他的调查和审判进行了8年,最终以叛国罪判处了13年。还是那句话,如果波罗申科坦然回国受审,说明他心里没鬼,否则就是做贼心虚不敢直面乌克兰民众。

②对波罗申科的指控,究竟是名副其实的叛国罪,还是所谓的政治清算或者是二者兼而有之

按照乌克兰的法律,国家调查局对波罗申科的调查起码已经有三年之久,不可能是空中来穴。根据调查局的指控,波罗申科任总统时移顿巴斯地区的两个共和国做煤炭交易,是公私兼顾的那种,如果这个属实的话,作为总统的他与敌对方做生意,等于是把钱给了敌方,这不就是资敌吗?如果叛国罪成立的话,波罗生科的量刑可能要比亚努科维奇还重。有没有政治清算的可能呢?起码不能完全排除。在乌克兰危机如此严重的情况下,清算前总统大波罗,无疑可以提振民心,小斯基可以收割更多的民意!

③美国究竟是什么态度?这个非常重要。众所周知,现在的乌克兰已经完全沦为美国人的傀儡,在乌克兰,美国人说了算

泽连斯基拿波罗申科开刀,是美国人首肯了吗?如果没有美国人的授意,泽连斯基如此的大张旗鼓,会不会起反作用呢?有一点是明显的,那就是美国总统拜登一直拿腐败给乌克兰施加压力,并且将此和援助挂钩。现在泽连斯基打了一只大老虎,美国是否会满意呢?不过话说回来,波罗申科与美欧的关系一直不错,可以说就是跟在美欧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乱跑者,难道美国是过河拆桥了?波罗申科已经成了弃子?

总而言之,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将把前总统波罗申科送上法庭审判,最起码可以达到一箭三雕之目的。至于最终能审出个什么结果不重要,至于叛国罪最终是否能够实至名归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这种大张旗鼓的审判过程——要把波罗申科在乌克兰的势力打压掉或连根拔起,这就足够了!

跪杀美国黑人的警察出庭受审为什么既不认罪也不为自己辩护

6月8号,跪杀黑人弗洛伊德的白人警察肖万第一次视频出庭,表现很平静,既没有认罪也没有为自己辩护,也许很多人会有意外,为什么会这样呢?其实很简单,肖万认为自己无罪,既然无罪为什么要认罪?至于辩护,那是律师的事情了。

肖万自认无罪的原因

根据弗洛伊德的独立尸检报告,弗洛伊德的死是由于 “执法人员制服、禁制和压迫颈部并发的心肺骤停”,显然是跟肖万在执法过程中采取锁颈的方式有关的,也就是说,肖万的锁颈导致了弗洛伊德呼吸困难而死亡。

但这又怎么样?

锁颈,是美国警察对嫌疑人采取的常用的方式,是被允许的执法动作,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局2012年更新的警察手册,明确认为锁颈为“不致死的执法方式”,允许警察“用手臂或腿按压某人脖子的单侧或双侧,不直接施压在气管或气道上”。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锁颈是被允许的,并且写进了警察手册,肖万对弗洛伊德采取这个动作何罪之有?

因此肖万会认为自己采取警方允许使用的动作对付弗洛伊德没有过错,虽然弗洛伊德身亡,但这只是个意外。

而且,根据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以往的数据,并没有人因为锁颈导致死亡。所以,弗洛伊德之死也许的确是个悲剧,但也是个意外,但“意外”不足以让肖万认罪伏法吧。

肖万很有可能被无罪释放!

看一个案例。

2014年,纽约警察丹尼尔对涉嫌非法售卖香烟的埃里克·加纳使用锁颈动作,埃里克·加纳在被捕时也是表示“无法呼吸”,最终死亡。

但调查人员只是认为丹尼尔使用了锁颈动作不当(纽约警方禁止采取这个动作),解雇了丹尼尔而已,而陪审团也没有提出疑议。

问题又来了,纽约警察丹尼尔使用了纽约警方禁止的动作导致嫌疑人死亡却仍然无罪!那么肖万为什么要认罪呢?因为在明尼阿波利斯,这个动作是合法允许的!

为什么劳荣枝受审不用穿囚服出庭

2015年2月26日上午十点,最高人民法院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全面深化改革的意见》:

三、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主要任务

(二)、建立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

11、强化人权司法保障机制。彰显现代司法文明,禁止让刑事在押被告人或上诉人穿着识别服、马甲、囚服等具有监管机构标识的服装出庭受审。

在人们的常识中,犯罪嫌疑人出庭受审的时候,都应该穿着蓝色囚服,最起码也要穿着黄色或者橙色马甲,戴着手铐脚镣,接受正义的制裁。

这也跟我们在古装电视剧中看到的过堂场景差不多,犯人戴着枷锁,穿着一件印着“囚”白衣,有些朝代还需要在脸上刺字,在衙役的押解下官老爷的讯问。

但刚刚被宣判的劳荣枝案,庭审现场劳荣枝穿着自己的便服,甚至手铐都没有戴。

其实这才是符合现代司法制度的正确画面,因为我国刑事诉讼法是无罪推定原则,任何人在法院判决之前,都是犯罪嫌疑人。

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

那么只是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就不得用任何带有有罪标识的衣物,或者带有羞辱性质的方式对待他们,比如我们通常认为被逮捕后,进入看守所的犯人都会剃光头。其实这也是法律从来没有强制规定的,看守所一般是处于卫生考虑,或者当事人自己愿意,否则任何看守所不得强制给嫌疑人剃光头。

其实看守所统一给犯罪嫌疑人穿带有编号的统一制服,是出于管理需要,也可以防止嫌疑人穿着便服逃离看守所。对于具体穿什么号衣,每个看守所都有不同的要求,所以我们才会看到各种不同颜色的号衣。

可一旦到了法庭上,那么犯罪嫌疑人就不再属于看守所管理,也可以脱去号衣,穿上自己的衣服接受审判。

而我们之前看到的公开审判场面,有穿号衣的,也有穿便服的,就是因为各地规定不一样,导致犯罪嫌疑人着装混乱。实际上在而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更是明令禁止犯罪嫌疑人穿号衣出庭之前,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早在2008年制定了《进一步规范刑事庭审工作的若干意见》就明确规定:

被告人着号衣、戴手铐、脚镣受审的,法警应让其在法庭外脱去号衣。被告人戴手铐、脚镣到庭的,审判长可以根据被告人是否有暴力倾向、情绪是否可能失控、有无安全危险等具体情况,决定是否指令法警为其卸除手铐、脚镣。

所以我们看到近些年的大案庭审,包括劳荣枝、许国利、莫焕晶等,都是没有穿号服的。而许国利跟吴谢宇穿的是隔离服,这是出于新冠防疫的需要,并没有将其作为罪犯标识的意思。

至于手铐脚镣,一般都是针对许国利跟吴谢宇这种重大刑事案件,比如故意杀人或者故意伤害的暴力型罪犯,为了确保庭审顺利进行,对其进行的强制措施。现实中一般都是对男性罪犯,以及精神高度不稳定的女性,毕竟庭审过程中嫌疑人如果行为失控,会造成难以估计的严重后果,所以将其行动予以适当束缚。

而劳荣枝这种虽然背负七条人命,社会影响极其恶劣,但其精神状态相对稳定,所以也就没有戴手铐了。

以上~~~

把公堂台阶下受审的囚犯喻为什么

把吝啬钱财一毛不拔的人喻为(铁公鸡)

把浑浑噩噩不明事理的人喻为(糊涂虫)

把世故圆滑的人喻为(老油条)

把没有专业知识的外行人喻为(门外汉)

把技艺不精勉强凑合的人喻为(三脚猫)

足智多谋的人喻为(智多星)

把接待宾客的当地主人喻为(东道主)

把公堂台阶下受审的囚犯喻为(阶下囚)